您的位置:首页 > 地情活页地情活页

山野奇遇——《走遍中国—南平》电视解说词

时间:2014-04-29 19:55:24  来源:  作者:

 
    一次突发事件,让我们见识了闽北的蛇。一场古老祭祀,能让你看到无法想象的奇异场景。爱恨交加,这里人们是如何与蛇类等野生动物和谐共处?敬请收看走遍中国南平系列之山野奇遇。
    2009年5月的一天,南平市樟湖镇附近的东鲁村村民杨群喜,到山上去抓蛇。当他在竹林里穿行的时候,突然被隐藏在林中的毒蛇咬到了手指,伤口很快肿胀起来。他迅速地用茅草捆扎了一下胳膊,随即让儿子把他送往蛇伤专科医院急救。
    在医院里,医生马上给杨群喜注射了抗蛇毒血清,接着又往伤口敷上了由多种中草药制成的蛇伤药膏。经过这样的紧急抢救,他才算是死里逃生,转危为安。
    福建省南平市位于闽北的群山之中,气候属于温暖湿润的亚热带季风气候。陪同我们采访的专家告诉我们说,由于自然资源保护得当,使得各类野生动物得到了很好的休养生息。仅以蛇类为例:这里共有各种蛇类79种,占到了全中国蛇种的一半,毒蛇的种类更是占到全中国毒蛇种类的60%%以上。既有性情凶猛的眼镜蛇,行动隐蔽的五步蛇,也有剧毒的银环蛇、竹叶青和蝮蛇等等。如被这些毒蛇咬伤,不立即救治,顷刻之间就会有生命危险。我们真是来到了一个名副其实的蛇类的王国。
    可是,此刻在樟湖镇采访的我们却听说了一件奇怪的事情——此地有一个叫蛇王庙的地方,即将举行一场与蛇类相关的祭祀活动,活动中需要用到大量的蛇,而前几天被送进医院急救的那个村民,正是在抓蛇的时候不小心被毒蛇咬伤的。这让我们十分好奇:蛇是让人感到害怕的一种动物,平时人们在野外遇到蛇的时候,避之都唯恐不及,为什么当地人竟然还要为它们操办活动呢?我们马上驱车前往,一探究竟。
    远远就能看到闽江边上有一座红色的大型建筑。当地人告诉我们,那是樟湖镇远近闻名的蛇王庙,建于明朝时期,距今已经有三百多年的历史了。
    在庙里我们见到了一幕奇怪的场景:村民们正拎着一袋袋各种各样的蛇走进蛇王庙,把它们装到几个大瓮里饲养起来。陪同的专家告诉我们,把蛇放进瓮内饲养,善待它们,具有明显的民俗学涵义。
    杨慕振(南平市民俗学者):这个蛇瓮这个口,是个巨大的腹腔,就是古人模仿孕妇,就是和生殖崇拜有一定的关系。本来崇蛇、崇蛙里面就包含有生殖崇拜的意义。
    看着这些可怕的蛇类,被缓缓装进容器,心里清楚它们根本就咬不到人,但还是让我们感到脊背有些发冷。村民告诉我们:祭祀活动是在每年农历的七月七日,全镇的男女老少都要一起出动参加,将会有一些人们平日里见不到的事情在那一天发生。
    这让我们立刻想起农历的七月七日,正是民间传说中牛郎织女鹊桥相会的日子,活动选择在这一天,可能正如专家所说的在某种意义上跟生殖崇拜相关吧。我们很想知道会发生些什么平时见不到的事情,可这里村民的回答却总是含糊其辞,也许这就叫“天机不可泄露”吧。
    蛇这种奇特的生物,它的历史要比人类古老得多。远在六千多万年以前,蛇就在地球上出现了,目前出土的最早的蛇化石,约在一千五百万年左右。蛇类的兴盛期是在数百万年前,自从人类在地球上出现后,就面临着各种蛇类的威胁。目前世界上还生存着三千多种蛇类,全球每年有五百多万人被毒蛇咬伤,有四万人因此而失去生命。
    蛇类威胁人的最致命的武器,是它口中的毒液。毒蛇的牙是两根中空的管子,连接着后面的毒腺,毒腺里的毒液有剧毒。当它咬人的时候,肌肉的收缩会把毒腺里的毒液通过毒牙的中空管注入人体,使得人的神经系统或者血液循环系统中毒麻痹,从而致人死亡。
    毒蛇的毒液是它们用以捕食的利器。在闽北山区的密林中,我们观察到了毒蛇捕食的过程:一只潜伏在树枝上耐心等待的毒蛇,当它看到一只小鸟傻乎乎地停落在附近枝头上的时候,顷刻之间就窜上去咬死了小鸟。
    这只小鸟叫绣眼。专家告诉我们,蛇主要的食物是森林里的这些小型动物,例如小鸟、青蛙、老鼠等等。而闽北山区的密林里,由于自然环境保护得好,小动物很多,蛇类的食物非常丰富,这也是它们数量极多的原因之一。
    大约经过二十分钟左右,这只蛇才把小鸟全部吞了下去,享受完了它的美餐。
    那么,像蛇类这种人们避之唯恐不及的危险动物,为什么樟湖镇的村民还要举行隆重的祭祀活动呢?他们对蛇究竟怀有一种怎样的情结?让我们百思不得其解。我们决定去找村民了解一下。
    杨良机(樟湖镇村民):你好,去我们家去喝水吧。
    有的青年人不懂得蛇的规矩,这样我给他们说,蛇走蛇的路,人走人的路。因为这蛇呢会爬到我们家里面去,为什么呢?我意思是说呢,蛇就被什么动物,比它更厉害的,给它追,它怕了,没地方去了,只能跑到我们家里面去。我们如果把蛇打掉,那变成杀生了。我们打的人也有罪了。所以说蛇走蛇的路,我们人走人的路。
    朴素的村民们用他们善良的心地呵护着蛇类等野生动物,他们觉得自己的家园有了这些动物的存在才感到完整和踏实,这样的情感随着人们的言传身教,一代代向下传承着。
    原来,和我们平常人对蛇的反应不同,樟湖镇的村民们竟然对蛇抱有一种友好的态度,这又到底是为什么呢?
    我们就此请教了南平市的民俗专家李子,李子先从福建省的古文化介绍开来。他告诉我们说,福建的简称叫闽,在中国古代的甲骨文和金文中,闽字的写法就是大门的中间有一条蛇--蛇竟然可以爬进人类居住的房门,说明这里是一个蛇类遍布而又与人类关系密切的地方。东汉许慎的《说文解字》一书中,是这样解释“闽”字的:“闽,东南越,蛇种”,意思就是说,古代居住在福建山区的闽越人其实是一个以蛇为图腾的族群。
    在闽北的武夷山区,现在还保留着一座闽越王城的遗址。奢华的宫殿处在一大片山间平地上,闽越国存在的时间为距今两千多年前的公元前202到公元前110年,后来被中原的汉武帝所灭。
    李子(南平市民俗学者):这个闽越人呢,是一个处在江南水乡之人,所以他们善于在水上生活。所以他们需要断发,文身。断发是为了什么呢?在水上生活时候,以便于头发不会把眼睛盖住,便于生产生活。文身多半就是文蛇形或者像蛇的纹路。它便于在水上生活的时候,让蛇误会以为是同类,不会去伤害到他。那么在岸上生活也是,因为你文蛇,既能够和蛇贴近,受到蛇的认同,第二个呢,他也能够保持他自己的崇蛇的这么一个图腾的习俗。
    原来,古代的闽越人和我们一样,最初对蛇也怀着一种恐惧心理,之所以这种心理慢慢地消除,进而发展到把蛇作为图腾加以崇拜,原因在于他们和我们的处境是不一样的:我们身处平原的人行动方便,遇到蛇类的威胁可以马上躲开;而闽北山区山险路窄,并且蛇类遍布,闽越先祖终其一生都暴露在蛇类的威胁之下,内心的恐惧时时会让他们感到不安。从最初小心翼翼地与蛇类接触,到慢慢亲近它们,乃至加以崇拜,这中间经历了一个漫长的过程。他们的蛇崇拜,其实就是消除内心里恐惧不安的一种方式,古代闽越人断发,文身的行为,显然是一种祈求蛇不要伤害到自己的原始宗教行为。
    我们在武夷山的博物馆中,看到出土的许多古代闽越人的陶器上,都有蛇形的装饰图样,可见在闽北山区对蛇的崇拜,最少也有两千多年的历史了。
    在晋代干宝所著的《搜神记》一书里,记载了一个《李寄斩蛇》故事。说的是古代闽北山区的百姓对蛇的崇拜,已经达到了极端的程度:从立庙以香火祭祀,到用牛羊等牲口来祭祀,最后竟发展到了人祭:汉,庸岭下北有巨蛇,长八丈余,围一丈,里俗惧以为神,立庙祀之,岁用童女一人,前后已用九女矣。
    虽然人们每年都祭祀它,但这条巨蟒根本就不买账,还常常从洞里出来吞噬山民和家畜。最后,出现了一个叫李寄的童女,自告奋勇去斩蛇。她带了糯米糍粑来吸引巨蛇出洞,用狗来分散蟒蛇的注意力,然后挥刀斩死了这条作恶多端的巨蛇。
    李寄斩蛇的故事,标志着闽北山区的人们,已经从对蛇类的盲目崇拜,发展到开始对它们有了客观和科学的认识。两千多年来,这里的人们在开发和认识自然的过程中,也积累了对付蛇类伤害的丰富经验。南平市蛇伤专科医院的温美玉院长,是当地祖传的蛇医,那些漫山遍野生长的中草药,就是她用来治疗毒蛇咬伤的特效药。
    温美玉(蛇伤专科医院院长):这是平地木,是利尿的,这个是银花藤,这是止血的,这个是虎杖,这个也是通便的。这个是三七,利尿的,这个是消毒解毒的盘龙参。
    这药是祖传的,这是蛇伤救命药。治疗不少的病人,现在有的人用了(抗蛇毒)血清,还是需要这个蛇药,这个消肿、解毒、利尿效果比较好。
    采访期间,我们再次来到蛇伤专科医院,探望前些天被毒蛇咬伤的村民杨群喜。温院长正在对患者的伤口进行护理和上药。虽然被毒蛇伤得比较重,但可以看出来他已经没有生命危险了。
    杨群喜在内服和外敷了温美玉配制的中药制剂后,住院一个星期就顺顺利利地出院了,一场惊吓终于过去。在医学发达的今天,人们已经不会再有“谈蛇色变”的那种恐惧了。
    樟湖镇有这样一个流传很广的传说:说的是有一个农夫外出耕田,突然被一条蛇缠住不放,蛇威胁农夫说,必须要把他美貌的女儿嫁给自己,否则就置他于死地。恰好这时农夫的小女儿送饭到来,为了营救父亲,就答应了蛇的要求。这条大蛇随即带少女来到一个宫殿中,摇身一变成了美貌的王子,和少女过起了幸福的生活。
    这个故事形象地说明了闽越先祖从对蛇的盲目恐惧,到转变成渴望与蛇和谐相处的心理过程,这个过程在历史的岁月中慢慢积淀,就形成了一种独特的文化习俗与图腾崇拜。樟湖镇这座蛇王庙的建造就是一个佐证。
    陈学铭(樟湖镇村民):这个相传是在明代的时候,樟湖地区发生了大霍乱,整个村庄死了好多人。后来在整个村庄人家都没有办法的时候,天空中突然出现了一只蟒蛇精。人家就是求神,求那个,后来拜了以后,整个村庄这瘟疫都散去了。散去后整个村庄的人就齐心协力,建了这个蛇王庙,把这个蛇作为神供奉在这里。几百年来,就是这样子,一直供奉到今天,就是人家把它作为非常神圣的神,作为自己的保护神,就是供奉着,在樟湖人的心中,蛇王就是他永远的保护神,永远平安的保护神。
    樟湖镇的人们崇拜蛇,与中原地区的人们崇拜龙有相似之处。蛇是龙的原型,当地有一种说法,说在福建山区还是蛇,出了山就成了龙了。在人们对蛇已经有了一些科学的认识,不再盲目害怕的前提下,蛇神已经变成了保佑人们平安的图腾了。
    可是,在樟湖镇即将举行的崇拜蛇神的祭祀活动,到底会是一种怎样的场景呢?这一直令我们充满了好奇。好不容易到了农历七月初六的这一天,我们终于得以跟当地村民一道去筹备这次活动。
    为了准备这次祭祀,樟湖镇的村民们四散出动到周边的山上去抓蛇。我们跟着一个村民到山上去,很快在一棵树的枝丫上发现了一条蛇。
    这还有条蛇,这个蛇你敢抓?我敢抓。抓吧。
    这都是无毒蛇,都是无毒蛇。
    看来这里蛇的密度就是大,一不小心,就可能从头顶上掉下一条蛇。在捕蛇的过程中我们注意到,这些村民们捕捉的用于仪式的蛇,都是一些无毒或者微毒的蛇,当地人管它们叫“善蛇”。
    记者:这个地方树很多,会不会有蛇。
    陈登松(樟湖镇村民):有啊。蛇很多,你看呢,那不是一条?
    记者:真是条蛇唻。
    陈登松(樟湖镇村民):这不会咬人,这个蛇很安全,很安全。
    农历七月七日的一大早,樟湖镇的村民就聚集在蛇王庙里,举行崇蛇赛蛇的仪式。蛇王庙里的主持,当地人叫作“蛇爸”的陈学铭,在祭坛前宣读了祭文。
    陈学铭(樟湖镇村民):延平樟湖,闽越遗存,千秋永续,远古民风。万代时空,一脉相承。
    接着鼓乐齐奏,有几个人手中拿着古老的蛇形道具跳起了舞蹈。众人把大蟒蛇请到一只轿子里,这只大蟒蛇在今天的游行队伍中就代表了蛇神。在三声火铳响过之后,模仿着中国古代官员出巡的仪式,鸣锣开道,仪仗前行,还有古代县令的雕塑在大蟒蛇的轿子前保驾,游行的队伍浩浩荡荡出发了,他们将要在镇上环行一周,来显示活动的规模与气势。
    在队伍里,以胆大闻名的樟湖镇村民杨良基手中举着一条巨大的蟒蛇,不时与蟒蛇近距离接触;跟在后面的一大群孩子手里也各抓着一两条小蛇,还有人用手帕小心翼翼地包着。这场游行当地人叫“赛蛇神”,通过展示人与蛇的亲密关系,来表达人与蛇类和谐相处的愿望,这样的景象令我们联想到了闽越先祖们那盛大的祭蛇仪式。
    路边上,不时有居民手中拿着香火,来和游行队伍中的香火互相交换,其中有很多是妇女。这些举动,都是祈求蛇王保佑这里的家庭子孙繁多,人丁兴旺的。
    引人注意的是,在游行的队伍中有一群人披枷带锁,模仿成古代罪犯的样子,他们要通过这种举动,让蛇神宽恕他们在不经意间犯下的一些错误。有一些大胆游客也自发加入了这个奇特的仪式。快中午的时候,游行队伍才回到蛇王庙,把游行用的神像和大蟒蛇抬进庙里安放好。
    仪式到这里还没有结束,待吃过午饭后,人们会把表演用过的大大小小的蛇拿到闽江边放生。这样的结局似乎在告诉人们,从古到今,闽越先祖倡导的与蛇等野生动物和谐相处的态度始终没有改变。陪同我们的专家也持有这种观点,并且带我们去看了闽江边上另外一个祭祀野生动物的庙——猴王庙。
    杨慕振(南平市民俗学者):闽北高山比较多,超过一千米的高山,一个乡镇里头就有十几座这样的高山。所以说这个猴子、蛇,我们武夷山保护区叫蛇的王国嘛,蛇非常之多。所以因为有这些动物的关系,所以动物崇拜也就存在。
    专家对樟湖镇的这些习俗还有更深一层的解读。他告诉我们说,樟湖镇的原住居民大多数都是古代闽越国遗民里的重要一支——疍民。
    疍民是在福建闽江上和沿海生存的一个特殊的族群,有的学者认为最早的疍民是闽越国人的后裔,在闽越国亡国的时候开始过起水上漂泊的生活,这一漂就是两千多年,一直到清朝末年才陆续上岸定居。
    杨慕振(南平市民俗学者):疍民就是我们岸上的居民对傍水而居的这个住在船上的一种居民的称呼。原来以为他们是另外一个民族,但是经过多年的调查研究,证明它和我们汉族是一样,只不过是一个人群,傍水而居的一个人群而已,不是一个民族。
    与农历七月七日的赛蛇神活动相对应,每年冬天的农历正月十五元宵节,樟湖镇的人们还要举行在闽江边上的游蛇灯活动,这也说明了在一年之中,当地居民的生活和感情都与蛇有着极为密切的关系。
    我们中原地区崇拜的龙,它的身子就是借用了蛇的身子,很有可能是远古先民在崇拜蛇的过程中,经历过漫长的历史阶段而演化出来的形象。
    但在闽北山区这里,却还仍然保留着蛇崇拜那古朴的原生形态。它跟我们在中原地区见到的龙图腾崇拜相映成趣,从一个侧面见证了中华文明的丰富多彩与悠久的起源。

Copyright www.fjnpdfz.org.cn all rights
版权所有 南平市地方志编纂委员会 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闽ICP备14004456号
地址:福建省南平市市政府大楼3楼 邮编:353000 电话:0599-8831037 传真:0599-8831429
建议使用:1024*768分辨率,16位以上颜色浏览 技术支持:闽北都市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