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地情活页地情活页

闽越风云录——《走遍中国—南平》电视解说词

时间:2014-04-29 20:00:47  来源:  作者:

    半块残存的瓦当,让一座神秘的宫殿浮出水面。一个强大的诸侯国,为什么会突然消失?
    越王勾践的后裔,与汉武帝如何对决?敬请收看《走遍中国——南平》之“闽越风云录”。

    一天,福建浦城的锦城村正在进行一次农田改造,在平整土地的时候,一位农民有了一个意外的发现。
    陈寅龙(福建省浦城县博物馆馆长):“在做农田改造的时候,有位老乡就在城墙洞的东侧,发现了半块瓦当,上面有央阳两个字。”
    瓦当,是指建筑物屋檐最前端的一块瓦片,形状以圆型和半圆形居多。不同时期,瓦当的花纹与文字都不相同,具有很高的考古价值。那么,浦城发现的这块瓦当身上,是否会隐藏着什么重大的秘密呢?
    梅华全(福建博物院研究员):“在浦城出土的瓦当是一个半瓦当,是一半,断掉了,它有个阳和央字,根据瓦当布局和构图来说,我们推测它叫汉阳未央,汉字和未字没有了,只剩下阳和央,所以这个叫汉阳未央。”
    遍查史料,可以发现,汉阳是被正史记载的福建第一城。司马迁在《史记》上曾经这样记载:“越衍侯吴阳以其七百人反,攻越军于汉阳”。
    汉阳,是闽越国时期的一座城池。
    闽越国,由越王勾践的后人所建立,是当时中国东南部实力最强的一个诸侯国。疆域除了福建的全境之外,还包括浙江南部、江西东部、以及广东的东北部。
    但是,这个强大的闽越国,后来却突然消失在历史的烟云中。这让很多人都百思不得其解。一个曾经无比辉煌的王国为什么会突然销声匿迹了呢?
    央阳瓦当的出现,引起了浦城县考古人员的注意,这个消失了千年的古国,能否就此浮出水面?如果可以找到汉阳城,也许,就会解开心中的疑团!于是,他们立刻开展了极为细致的调查。
    梅华全(福建博物院研究员):“瓦当本身的出现,当时从建筑来说,是建筑规模的一个反应,像我们一般的老百姓,是没有安上瓦当的,只有寺庙和宫殿才有瓦当。所以一个是建筑规模的反应,另外一个也是当时这座建筑所居住的主人身份地位的反应。”
    考古人员在发现瓦当的锦城村仔细地勘查,很快,在村庄中部的一块晒谷坪有了惊人的发现。从挖掘出来的夯土层可以看出,土质里面有一层建筑材料的痕迹。
    显然,这里是一处古代建筑的遗址!
    经过进一步清理,考古人员在锦城遗址中又找到了很多古代建筑材料。
    陈寅龙(福建省浦城县博物馆馆长):“大量的这种绳纹板瓦和铜瓦出来、应该它是属于一个比较大型的建筑物,如果没有大型的建筑,你不可能使用板瓦和铜瓦,作为我的观点来分析的话,它应该是属于一个宫殿遗址!”
    一块偶然发现的瓦当,引出了一个消失已久的古国。而这个看似普通的村庄,竟然会出现宫殿遗址。这些事情,都让考古人员非常意外。
    就在这时,他们在宫殿遗址发现了一个极为离奇的现象!
    陈寅龙(福建省浦城县博物馆馆长)“一清开以后,可以看到,它当时一些绳纹板瓦和铜瓦,还有一些火烧柱,是被火烧掉以后塌下去。”
    杨琮(福建博物院院长):“我们所有的发掘都是出来大量的木炭,大量烧过的遗迹,包括大型的柱础石,都烧裂了。”
    考古人员由此推测,这座庞大的宫殿,在一场大火中化为灰烬。如果,这里真的是汉阳城的宫殿遗址,这场大火又是因何而来?闽越国离奇的消失,是否与这场大火有关?在这座神秘宫殿的背后,还隐藏着什么鲜为人知的秘密呢?
    在离浦城不远的武夷山市,也有一处大型的宫殿遗址。根据考古人员的考证,这里应该就是闽越王国的王城。历经千年的时光,这里只剩下一些残存的砖瓦。但是我们依稀可以感受得到,这座宫殿当年气势恢宏的轮廓。
    杨琮(福建博物院院长):“它的结构跟汉长安城非常相似,这个城出土的建筑材料也跟汉长安城一样,有的甚至有过之而无不及,它的空心砖,做台阶的空心砖,远大于汉长安城宫殿的空心砖,比它大得多。”
    梅华全(福建博物院研究员):“空心砖两米零二,在汉长安城里面发现的空心砖,它都没有两米零二,所以陕西的一些考古学者专家当时来看了,大为惊叹,他说这个我们感到不可思议,他说汉长安城都没有。”
    按照礼法,诸侯王宫殿的规制有着严格的规定,而闽越王城不仅完全仿效长安城的布局,甚至在很多细节上都超过了当时的天子。这里是否有着什么玄机呢?
    战国时期,越国被楚国所灭,越王勾践的后裔以及越国的贵族逃往福建北部,与当地的百越族原住民共同建立了闽越国。因为在楚汉战争中帮助过汉高祖刘邦,所以,闽越国成为西汉时期被正式册封的异姓诸侯国。
    梅华全(福建博物院研究员):“公元前202年,分封闽越王无诸为闽越国的时候,闽越就正式得到中央政府的承认,等于是当时中央王朝分封的一个异姓的诸侯王,政治利益得到中央的承认以后,它的国内就相对稳定下来。”
    西汉初期,文帝和景帝实行休养生息的治国方略。而闽越国也在这一时期得到了快速的发展,终于在汉武帝时期达到全盛。
    当时闽越国的国王叫余善,尽管他外表看起来臣服于朝廷,内心却一直雄心勃勃。作为越王勾践的后裔,他不仅希望能够恢复祖上的霸业,还妄图称霸南方,与朝廷分庭抗礼。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余善不仅将闽越王城建造得富丽堂皇,还把整座王城都按照汉长安城的布局来设计。
    李子(南平市文史学者):“越人时刻在提醒自己,要重新恢复失地啊,自己的故土,所以不断地强兵,打造自己的军队。”
    梅华全(福建博物院研究员):“为了对抗汉庭,他曾经刻武帝玺而自立。你可以称天子,我也可以称天子,人家称你三呼万岁,我为什么不能叫万岁,他当时本身就要想跟他对抗。”
    当时,为了实现自己的目标,余善做了周密的准备工作:储备粮食、制造武器、训练军队。除此之外,他还做了更为精心的军事部署——建造了六座固若金汤的军事城堡。
    梅华全(福建博物院研究员):“当时史料上有记载,闽越筑六城以拒汉。”
    陈寅龙(福建省浦城县博物馆馆长):“这六城池分别是什么呢,在浦城有三座,临浦城、汉阳城、临江城,还有一个建阳的大覃城,邵武的乌坂城和武夷山城村的汉城。”
    然而,一直以来,汉阳城只存在于文字记载中,并没有考古的确凿证据可以证明它的存在。此时,在浦城出现的这半块瓦当,就有了极为重要的价值。
    梅华全(福建博物院研究员):“这个瓦当的出现,是非常重要的,对我们考证汉阳城的地点提供了一个非常重要的佐证。”
    陈寅龙(福建省浦城县博物馆馆长):“专家推测为汉阳未央,如果是汉阳未央成立,这个就证实了史记里面所记载的,越衍侯吴阳以其七百人反,攻越军于汉阳,这是福建载入正史的第一城。如果汉阳城是在临江城的话,那就证明了我们福建载入正史的第一城,就在临江的锦城。”
    出现瓦当的临江镇,是否就是汉阳城呢?随着这块“阳央”瓦当的出现,曾经在历史的烟云中淹没了千年的汉阳城,能否再一次展现在世人面前呢?
    离临江镇不远的地方,有一座天心胜果禅寺。相传,就是闽越王余善行宫的所在地。而在这一带,一直流传着一个说法。
    陈寅龙(福建省浦城县博物馆馆长):“相传当时在汉阳城打了一仗,传说余善就在临江锦城被杀了。”
    司马迁是一个治学极其严谨的史学家,他的每一个记载都是严格遵照史实所记录的。因此,他在《史记》上这样记载:“越衍侯吴阳以其七百人反,攻越军于汉阳。”如果闽越国王余善的最后一仗的确是在浦城打的,那么,这里很有可能就是汉阳城!
    陈寅龙(福建省浦城县博物馆馆长):“余善是在临江锦城被杀的,那当地的老百姓为了纪念余善,就在那边建了一座东越王庙,所祭祀的就是余善。”
    而东越王庙的旧址,正是在锦城。尽管因为农田改造,东越王庙已经变成了一片良田。但是,这个线索却可以再次印证,锦城就是汉阳城的所在地。
    为了得到更为全面和更确切的信息,考古人员随即展开了更为细致的调查。随后,新的线索又出现了。
    在金鸡山上,考古人员发现了一个庞大的墓葬群。
    陈寅龙(福建省浦城县博物馆馆长):“金鸡山上面,我们通过考古钻探,发现了大概有三十多座土坑墓,土坑墓的概念就是挖一个深坑,摆入棺具,然后用青膏泥进行回填。这叫土坑墓。”
    经过确认,这些墓葬都属于汉代。而如此大规模的汉代墓葬在这里出现,必定与闽越国之间有着重大的关联。
    也许,从这些墓葬中可以寻找到一些蛛丝马迹。考古人员决定,对其中两座中型的墓葬进行考古挖掘。
    陈寅龙(福建省浦城县博物馆馆长):“发掘下去以后,整个深度将近八米,可惜的是,这座墓葬只剩下十件陶器,有陶壶啊、陶钵啊,还有陶罐啊,没有其他东西发现了,就说明这座墓葬它已经被盗了。”
    于是,考古队员又开始发掘第二座墓葬。第二座墓葬与第一座墓葬距离很近。正在这时,考古人员发现,这座墓也在古代被盗过。难道,它的命运跟第一座墓葬差不多吗?
    突然,一个队员有了新发现,似乎是玉器。经过一番仔细清理,这座墓葬里发现的是一组非常精美的玉佩饰。这组玉佩饰由十八件小玉器组成,包括玉璜、玉管、玉环等。
    贵重的玉器,在古代,只有贵族才会作为随葬品。这些玉器的出现,也意味着墓主人的身份非比寻常。
    随后,墓葬中又发现了5件陶尊。
    陈寅龙(福建省浦城县博物馆馆长):“在随葬品里面我们发现了五件陶鼎,九鼎至尊嘛,五件陶鼎,我们推测墓主人起码他的官职在大夫以上。”
    考古人员判断,这里很可能是闽越国贵族的墓葬区。同时,有人做出了更为大胆的推测!
    陈寅龙(福建省浦城县博物馆馆长):“我个人的观点,我认为余善的皇城应该还是属于临江锦城,因为它包括城市的格局、包括贵族的墓葬区,现在通过考古发掘都出来了。”
    据推测,闽越王余善在武夷山建筑了王城,在浦城建筑了皇城。而之前发现的建筑遗址,正是皇城的宫殿。
    陈寅龙(福建省浦城县博物馆馆长):“我们浦城地处闽浙赣三省交界的一个地方,它的交通是四通八达的,首先地理位置上,浦城就占了一个非常重要的位置,第二点,应该就是说几千年下来,浦城都是兵家必争之地。”
    闽越王余善之所以建造六座军事城堡,是为了抗衡汉军。如果一旦与汉军发生战争,浦城是从中原进入福建的必经之路。
    陈寅龙(福建省浦城县博物馆馆长):“我们查了一些史料,比如讲,汉书里面就有这样的记载,东越王居保泉山,一人守险,千人不得上。浦城县志里面是怎么说的,朱买臣言,泉山,山顶有泉,泉分两半,一人守险,千人不得上。当时浦城县志所记载的和汉书所记载的是相吻合的。”
    保泉山,也叫泉山。在浦城县的东北部,与浙江交界。有海拔千米以上的山峰数十座,地势极为险要。如果想要上山,只有一条小路可以走,这条泉山古道保留至今。余善就在最高处修建了一道关隘,据险以守,的确有一夫当关、万夫莫开的气势。
    从这些方面综合分析,浦城应该就是汉阳城的所在地!
    然而,令人费解的是,余善做了各方面的准备,处心积虑地与中央政权相抗衡,为何又会死在自己精心打造的汉阳城呢?
    梅华全(福建博物院研究员):“余善他这个人也是很有野心的,他就是想恢复越王勾践的宏图大业,所以在这种心情欲望的膨胀下,他首先要对周围用兵,把周围的周边国家最好是要吃掉。”
    李子(南平市文史学者):“因此他经常呢,有时候南下侵南越,有时候北上袭东欧。因为南越这一边也就是现在广东这一带,南越这一边势力比较弱,在南越被骚扰的情况下,不得已向汉武帝求助。”
    此时的汉武帝正忙于对匈奴作战,并没有立刻对付闽越王,但是,余善的野心他却是看得清清楚楚。
    杨琮(福建博物院院长):“卧榻之前岂容他人酣睡,后院子不可能有异己。”
    陈寅龙(福建省浦城县博物馆馆长):“他这点心思被汉武帝看穿了。”
    这一天,汉武帝再一次接到了南越王的求救信。余善的胆大妄为让他极为恼怒,于是,他立刻做了一个决定。
    李子(南平市文史学者):“在这种情况下,汉武帝不得不要采取军事力量,派出四路重兵。”
    梅华全(福建博物院研究员):“四路大军在围歼闽越,一路是从浙江那边,水路过来,堵住闽江口。另外一路呢,是从江西鹰潭、上饶那边一路过来,还有一路从赣南那边,现在对着我们龙岩地区,另外一路从粤东南,现在对着福建漳州、潮汕地区,四路大军,有陆军、也有水军。”
    然而,闽越国早已秣马厉兵、准备多时,又凭借泉山的地理优势,汉武帝的四路大军并没有占据绝对上风。
    为了确保平定闽越,汉武帝让越衍侯吴阳奉命回闽越劝降余善,但余善不听。于是,吴阳便率七百人攻占了汉阳城。
    余善万万没有想到,汉武帝会分化自己的内部人员。他腹背受敌,节节败退,最后在汉阳城被杀。
    李子(南平市文史学者):“当时汉武帝一方面是军事上面包围,形成重兵压境,另一方面,也采取一些分化办法!”
    梅华全(福建博物院研究员):“通过闽越的内应,史料上有记载,越衍侯吴阳带七百人,灭越军于汉阳。所以就是在四路夹击的情况下,再加上内部的策反。闽越国最后才被消灭掉。”
    汉武帝平叛后,乘机废除了闽越国,并且重赏了越衍侯吴阳。同时,汉武帝又以闽越远离中原,道路狭窄,山多险阻,其民凶悍难驯,数次叛乱为理由,下令将闽越国的百姓全部都迁往江淮之间。
    随后,汉武帝下令,放火焚毁闽越国的城池和宫殿!气势恢宏的闽越王城,以及余善建造的六座军事城堡就在这场大火里化为灰烬。
    杨琮(福建博物院院长):“从现在来看,汉武帝把它灭了以后,把人迁走以后,把所有的宫殿楼宇城池烧毁了,没有一处不烧的,这个火非常大,肯定是烧了数天都烧不完。”
    也正是这个原因,闽越国的宫殿遗址上都有被大火烧过的痕迹。
    如今,闽越国早已消失在历史的烟云中,但存留至今的一件件文物,却是闽越先民共同的智慧结晶。2008年,一场名为闽魂越魄的特殊展览在福建博物院举行,在这次展览上,浦城金鸡山出土的一系列文物作为文物精品,向世人展出。或许,在这些文物身上,我们可以感受那个曾经存在过的闽越王国。

Copyright www.fjnpdfz.org.cn all rights
版权所有 南平市地方志编纂委员会 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闽ICP备14004456号
地址:福建省南平市市政府大楼3楼 邮编:353000 电话:0599-8831037 传真:0599-8831429
建议使用:1024*768分辨率,16位以上颜色浏览 技术支持:闽北都市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