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地情活页地情活页

浦城问剑——《走遍中国—南平》电视解说词

时间:2014-04-29 20:01:06  来源:  作者:

    一个偏僻村庄,为何隐藏着一个庞大的墓葬群?
    一把横空出世的青铜剑,能否改写福建的历史?
    八闽之地,何时出现青铜文明的曙光。敬请收看《走遍中国——南平》之“浦城问剑”。

    2004年的一天,为了准备即将开始的文物普查工作,浦城县的文管所正在召开一次工作会议。正当会议进行到一半,所长陈寅龙接到了一个令他震惊的电话。
 
    陈寅龙(福建省浦城县博物馆馆长):“我们接到一个文管员的汇报,在管九村山下自然村社公山上面发现一个盗洞,他也不知道是什么,然后打电话跟我报告。”
    得到这个消息后,陈寅龙立刻带领工作人员赶往事发现场。
    陈寅龙(福建省浦城县博物馆馆长):“我当时就赶往现场,见到一米见方的一个盗洞,具体是什么墓不得而知。”
    事发现场位于管九村的石公山上,由于发现及时,墓葬并没有遭到严重的破坏。考古队员首先对墓葬进行了钻探,根据夯土层判断,这座墓葬可能是汉代的。
    随后,队员们又对墓葬周围进行了考察,一个新的线索出现了。
    张文(福建省南平市博物馆馆长):“我们发现了一些商周时期的印纹陶片和黑衣陶片。”
    商周时期的陶片为什么会在这里出现,难道这只是一个巧合吗?根据这个线索,陈寅龙做了一个极为大胆的推测,这里很可能是一座年代更为久远的的古代墓葬——土墩墓!
    陈寅龙(福建省浦城县博物馆馆长):“土墩墓的概念是在平地上挖一个浅坑,然后用鹅卵石铺底,然后摆入棺具、方形枕木,人字形搭盖,然后进行回填,形成一个坟包,叫做土墩墓。”
    土墩墓这种墓葬形式曾经在西周和春秋时期流行于长江中下游地区,但是在福建却极其罕见。如果可以确定这座墓葬是土墩墓,意义重大。
    于是,一场惊心动魄的抢救性发掘随即展开。
    随后出现了这样一系列细节:墓穴比较浅,呈长方形,四周并不是十分规整,底部则是铺有一层鹅卵石——无疑,这正是土墩墓的典型特征。福建省博物院的考古专家立刻给出定论:这是一座土墩墓,年代很可能是春秋时期!
    土墩墓的认定,让陈寅龙联想起当地的一个说法。
    陈寅龙(福建省浦城县博物馆馆长):“社公山这个地方,当地老百姓相传有一包一包的,把它叫作九节龙,像舞龙灯一样一节一节的,我们到现场数了一下,的确有九个土墩。”
    这时,陈寅龙才恍然大悟。原来,所谓的九节龙就是九座土墩墓。
    随后,考古人员进一步确定,管九村这一带一共有三十多座土墩墓。这个小小的村庄,竟然隐藏着如此庞大的土墩墓群。无疑,这是一个极为惊人的发现。
    为了获得更为完整的信息,考古人员在继续清理这座墓葬的同时,也开始着手周边墓葬的挖掘工作。就在发掘工作顺利进行的时候,一件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
    考古人员发现,在这座土墩墓的底部竟然有一个隐秘的盗洞。
    杨琮(福建博物院院长):“盗洞是圆形的,不是非常明显,肯定是古代就被盗的,因为根据地层上进行分析。”
    福建盗墓的历史可以追溯到汉代。公元前110年,汉武帝平定闽越,为了彻底消除后患,诏令将闽越举国迁往江淮内地,并焚毁闽越国的城池宫殿。从这时一直到三国时期的三百多年,福建一直处于真空状态,无人管理。于是,盗墓者从四面八方涌入,一时间,闽越时期的遗址和墓葬几乎被逐一盗掘。
    陈寅龙(福建省浦城县博物馆馆长):“反正有土墩有坟包的都被盗掉,闽北有一句话,汉墓,十墓九空。”
    好不容易发现的土墩墓竟然在古代就被盗了,难道,这座墓葬的发掘就这样一无所获吗?陈寅龙还是有些不甘心。
    这天下午,一个负责协助清理工作的考古人员偶然间触到了一个坚硬的东西,感觉似乎是玉器。
    到底会发现什么呢?玉璧?玉琮?还是玉佩饰?考古人员的兴致一下提了起来。陈寅龙连忙下去进行清理。但很快他们发现猜测是错误的。
    慢慢剔除上面的泥土,映入眼帘的是一截手柄。通过材质可以判定——这件器物不是玉器,而是一件青铜器。
    商周时期,中原已经进入了鼎盛的青铜文明,这一时期出土的青铜器不仅数量众多、品类丰富,工艺更是极为精湛。
    然而,福建在这一时期,不仅相关的记载少之又少,青铜器更是极为少见。似乎,这一时期的福建还是蛮荒之地。
    杨琮(福建博物院院长):“福建历史以往没有一个完整的青铜时代,基本上是很落后很野蛮的,没有文化。”
    如果管九村土墩墓中发现的的确是一件青铜器,那么,就意味着福建的历史即将被改写!
    随着清理的进一步深入,呈现在大家眼前的竟然是一把保存完好、造型精美的青铜剑。
    陈寅龙(福建省浦城县博物馆馆长):“快接近墓地的时候,当时并没有马上判断出是一把青铜剑。我们慢慢把土剥开,剥开以后,一把很完整的青铜剑就暴露在我们的眼前。”
    经过专业人员的细心清理后,这把青铜剑终于露出了真容——全长34.2厘米,宽4.7厘米,通体呈黑绿色,喇叭形圆首,两边有镂空雕刻的双耳,剑身上饰有勾连云纹和蟠夔纹。尽管历经千年的时光,但精湛的工艺依然令人惊叹。
    张文(福建省南平市博物馆馆长):“福建青铜器比较少,现在保存的不多,尤其是酸性土腐蚀严重,在地下保存不会很久。浦城这把青铜剑的出土,让我们感到很激动、很高兴。”
    陈寅龙(福建省浦城县博物馆馆长):“因为福建通过抢救性考古发掘发现青铜器这还是第一次,何况是一把非常精美的青铜剑。”
    管九村土墩墓的发掘还在进行,两天后,令人震惊的消息再度出现了。
    继青铜剑出土之后,考古人员在墓葬中又发现了戈、矛、刮刀和箭镞等一系列青铜兵器。
    陈寅龙感觉到,这把青铜剑与大批青铜兵器的连续出现,似乎隐含着一个重大的玄机。这是否预示着,先秦时期的福建同样存在着同样辉煌的青铜文明。历史的缺环能否因此而弥补完整呢?
    管九村位于福建省的最北部,是个群山环绕的村庄。一个偏远的村落,为什么会出现大量的青铜兵器?在那个遥远的年代,还隐藏着什么秘密?这些神秘的墓主人又是什么人呢?
    在浦城发现的土墩墓中,规模最大的一座位于大王塝山顶。相传山上埋葬着一个大王,所以当地的百姓一直把这座山叫做大王塝山。
    但遗憾的是,大王塝墓葬中的随葬品在古代就全部被盗。除了一具几乎完全腐化的人骨架和几颗牙齿之外,什么都没有留下。
    杨琮(福建博物院院长):“那个墓非常大,在山顶上,整座山就它一座墓,16米长的封土堆。”
    陈寅龙(福建省浦城县博物馆馆长):“在上顶上就能看到整排的土墩墓,都在它的脚下。他的等级最高、因为他的墓最高。”
    可见,大王塝的传说并非空穴来风。在古人看来,这里土地肥沃、河流发达,地势较平缓,在农业社会,非常适合居住。独特的地理位置自然成为古人心中一块理想的风水宝地。
    陈寅龙(福建省浦城县博物馆馆长):“管九这个地方很神奇,非常适合人类居住,其中有一个山间盆地,当地老百姓叫做十里花园九里街,当时十分繁华。”
    浦城位于福建最北端,与浙江、江西两省交界。
    在古代,如果想从中原进入福建,必须要经过浦城,所以这里自古就是要塞之地。这就不难解释,为什么会有如此大规模的土墩墓集中在浦城了。但是,那些用青铜兵器做陪葬品的墓主人,又是一些什么人呢?
    杨琮(福建博物院院长):“这一批墓葬应该是武士阶层。”
    陈寅龙(福建省浦城县博物馆馆长):“墓主人肯定是军事武官,军衔是比较高的。在古代,铜和金是一个概念,随葬品中有这么多的青铜兵器,纹饰、工艺非常精美,墓主人的身份等级比较高。”
    随后,考古人员做了进一步的推测,管九村的这些土墩墓群,很有可能属于同一个部落。而大王塝山上埋葬的那位大王,则是这个部落的最高统治者。
    一把青铜剑的出现,让隐藏在历史烟云中的一个神秘部落浮出水面。但是,这把剑到底是什么年代?它能否代表着先秦时期的青铜文明呢?
    在考古界,确定器物的年代要看绝对年代和相对年代的综合分析。绝对年代是指碳14测定的数据,而相对年代则是要靠墓葬出土的原始青瓷与陶瓷器来参照。
    杨琮(福建博物院院长):“我们根据墓葬的形式、根据碳14测定的一整排的数据,基本确认一致是距今2900年左右。我们基本上改写了这个剑是春秋的看法。应该说这是西周最好的而且最精美的一把。”
    浦城出土的青铜剑,竟然改写了福建历史,它不仅填补了福建地区考古学序列中夏商周的缺环,并由此可以推测,先秦时期的福建并不是落后的蛮荒之地。这把福建文明史向前推了1000多年。很快,这一结论震惊了中国的考古界,由此,这把青铜剑被称为福建第一剑。
    但是,陈寅龙又发现了一个奇怪的现象,在所有出土的青铜器物中,为什么全是兵器而没有像北方中原商代墓葬那样出现青铜礼器呢?
    在夏商周,祭祀一直是一项非常重要的活动,祭祀用的礼器是必不可少的。可是在浦城的发掘过程中还没有出现过一件礼器。是被盗墓者所盗还是另有原因呢?
    正当陈寅龙为此苦恼的时候,一个新的发现让他兴奋不已。
    在一座土墩墓中,三件精美异常的青铜器出现了。
    陈寅龙(福建省浦城县博物馆馆长):“这几件东西出来以后我是非常的兴奋,因为,我们挖了那么多墓,出土的青铜器都是兵器。”
    这三件青铜器分别是青铜杯、青铜盘、青铜尊。每一件器物的造型都异常精美,纹饰也充满独特的魅力。但是,它们又是做什么用的呢?
    陈寅龙(福建省浦城县博物馆馆长):“这三件作为礼器是祭祀用的,尊是装酒的、杯是酒器、盘装干肉。”
    陈寅龙推测,西周时期,位于管九村的这个部落已经具备相当发达的生产力,而且分工明确、各司其职。
    这支部落到底是什么人呢?发掘仍在继续。之后,在这些土墩墓里,先后出土了10把青铜剑。
    杨琮(福建博物院院长):“这10把青铜剑,有一半是有两个耳朵。这种剑,只有中国南方有,很强的地域特征。”
    我们不妨仔细观察一下这几把青铜剑:虽然纹饰有所区别,但是长度与形制极为接近。最大的特征就是剑柄两侧有双耳。那么,剑柄上的双耳又有什么特殊的意义吗?
    杨琮(福建博物院院长):“这种剑,只有中国南方有,具有很强的地域特征。我认为是越式剑。它的所有地域没有超过越国的范围。”
    据考证,土墩墓、越式剑以及印纹硬陶都属于典型的越文化实物。这些考古材料,不仅可以证明闽越其实是同一文化,而且可以确定,他们都是百越族的一支。
    史书记载,早在春秋时代,越人就因铸剑技术一流而享誉天下。湖北省的一座楚墓中就曾出土过一把轰动国内外的青铜剑——“越王勾践自用剑”。
    在冷兵器时代,剑是白刃之兵、百器之首。相传,春秋战国时期,最著名的铸剑大师叫欧冶子。他的铸剑技术举世无双,冠绝华夏。
    据说,在吴越争雄期间,欧冶子曾奉越王之命铸剑,所铸的就是青铜剑。三年以后,他铸成五把惊天地、泣鬼神的宝剑,受到越王的奖赏。而他铸剑的地方,正是离浦城不远的湛卢山。
    冯顺志(南平市文史学者):“欧冶子从闽江顺江而上,来到湛卢山,认为这里山高、水质好、碳质好、有铁矿。”
    《越绝书》记载,欧冶子在湛卢山铸造了五把绝世好剑。分别是:纯钧、胜邪、鱼肠、巨阙和湛卢。其中,以湛卢剑最为著名。“朝士兼戎服,君王按湛卢。”在当时,湛卢剑一度成为霸业的象征。
    同时,有人对欧冶子的身份,进行了另一种解读。
    李子(南平市文史学者):“欧冶子是一种泛称,可称作福建打铁师傅(欧居海中,闽居海中,闽地也可以叫欧地,欧是以地为姓)。”
    无论欧冶子是一个人还是一个行业,它都可以印证一件事:在历史上,闽北地区曾经有着发达的剑文化。在北方铸鼎技术不断走向巅峰的时侯,闽人的铸剑技术也进入到一个炉火纯青的阶段。这也为浦城之所以能够出土如此精美的青铜剑提供了一个佐证。
    从浦城出土的西周时期的青铜剑,再到湖北楚墓中出土的春秋时期的越王剑,剑的长度、形制已经随着时代的变化有了改变,但相同的是,这些宝剑都是百越先民智慧的结晶。
    至此,浦城土墩墓的发掘全部结束,考古人员从浦城的土墩墓群中陆续发现了大批青瓷、黑衣陶器以及72件青铜器。这一发现在2006年被中国国家文物局评为中国十大考古新发现,并被中国社科院评为中国六大考古新发现。
    至今,在闽北一带还保留着古老的铸剑工艺,对剑文化的热爱,世世代代在这里传承下来。尽管,人类早已告别了冷兵器时代,宝剑的武器功能也早已褪去。然而,作为一种具有深厚底蕴的手工艺术,它却在闽北得到了永久的保留和传承。

Copyright www.fjnpdfz.org.cn all rights
版权所有 南平市地方志编纂委员会 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闽ICP备14004456号
地址:福建省南平市市政府大楼3楼 邮编:353000 电话:0599-8831037 传真:0599-8831429
建议使用:1024*768分辨率,16位以上颜色浏览 技术支持:闽北都市网